清尘

吃糖不吃苦

占tag致歉

有没有澜巍的太太们一起搞个群呀?!
我也想跟你们一起玩!
一起开脑洞,互相催更,共同沙雕呀!!!

818那对没羞没臊的校草与校霸(上)重修

      校草巍×校霸澜
       OOC属于我,糖属于他们
      校园恋爱      双向暗恋
      自1为是小澜孩    心知肚明腹黑巍
      熊孩子沈面面出没  

想写少年人的恋爱,看了半天总觉得哪里不对,所以大修了一下,希望各位喜欢。❤

留言是写文的动力源泉!欢迎镇魂女鬼们来探讨剧情呀!
——————————————————————————————


        “老赵?老赵?赵云澜!!!”

        正沉浸在美好幻想里连孩子名叫什么都想好了的赵云澜,被吓得一个激灵从凳子上跳起来。颤颤巍巍缩在长凳一头的优等生郭长城同学,由于赵云澜这一起身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等赵云澜看清了始作俑者是大庆这个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死猫时,顺手抄起郭长城的字典砸过去,被大庆灵巧地躲开,还顺道把坐在地上的郭长城同学拉了起来。

        “啧啧,老赵你这是少女怀春了呀,笑的嘴都快咧到耳朵根去了。”大庆哥俩好一般搂住赵云澜的脖子:“看上哪个班的小姑娘了?用不用本帅哥给你递情书去啊?”

         “滚滚滚,就你话多,我要是想告白还用得着你去递情书?”赵云澜跟放了气似得往桌子上一趴,抓了支黑笔把课本画的面目全非:“人家哪能瞧得上我啊……”

         大庆一听这话乐了,隔着过道把自己的凳子拖过来骑上去,把脸怼到赵云澜跟前:“你不会是对那朵高岭之花动心了吧?”

        他向着讲台上的人努努嘴,赵云澜顺着看过去脸又不争气的红了。

         讲台上的人叫沈巍,龙高公认的国民男神,校草学霸,常年成绩稳坐年级第一,学生会主席,妥妥的老师手心宝。此时正捏着粉笔往黑板上抄下节课的板书。

         赵云澜长叹一口气,把视线收回到画的面目全非的课本上,悄咪咪在课本中缝的隐秘处写下了一个字体漂亮的名字”沈巍“

        然而赵云澜也是个在龙高出名的人物,官二代,来念书无非是为了混个大学上上。高一开学头一个礼拜就坐上了校霸的宝座,至今还没退位。皮相也是长得极好的,只是校霸的名头搞得小姑娘们只敢远远的围在教室门口偷看。

         上课铃叮叮当当的响了起来,大庆看着自家老大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拍了拍赵云澜的肩膀:“没事老大!不就是沈主席嘛!哥们儿们帮你追!”

        说到做到,一个名为“老赵拿下高岭之花”的讨论组迅速成立了。

你猫大爷来也:快出来快出来,帮老赵想想怎么办啊?

楚面瘫: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老赵你可离人家沈主席远点儿吧

技术宅拯救世界:我可以提供技术支持,沈主席的社交账号和家庭住址等会儿发给你@龙大纯1

蛇精娘娘:妈的死给,老娘之前真是瞎了眼

长城同学:赵…赵老大,你要不然试试多在沈主席那刷刷存在感?

龙大纯1:谢了兄弟们,成了请你们吃饭,地儿随便挑

         赵云澜若有所思的盯着手机屏半天,又抬起头看了看二排靠窗的那个背影下定了决心。

        说起来这两个人本不该有什么交集,事实也确实是这样,整整高一一年两人都没什么往来,关系仅限于不熟的同班同学这一线内。

        直到高二刚开学的一场打架斗殴事件,情况发生了转变。

         龙高后门的斜对面就是二中,两个学校向来不对盘,明面上成绩荣誉样样都要比一比,暗地里头两个学校的“问题少年”们也没少“交流感情”

         那天赵云澜几人照例在球场上发泄完过剩的精力满头大汗的往家走,结果刚出校门就让人给堵进了后巷里。领头的那个长了张跟沈主席一模一样的脸,年纪不大中二少年般要跟赵云澜一决雌雄。

         赵云澜一听就乐了,这都多少年前的老掉牙台词了,也就没准备搭理,谁成想刚抬腿走了没两步就被熊孩子一拳砸在了脸上。

        两边的人看着老大动了手,都跃跃欲试的往上冲,眼瞅着就要变成一场群架了,结果二中领头的熊孩子就被人拎着后脖领薅了一个踉跄。

         本来熊孩子还扑腾着要打人,然而看清了来人以后立刻就跟漏了气的皮球一般,老老实实地被拎到了角落里挨训。

         赵云澜一瞅,这不是他们班大名鼎鼎的沈主席吗?还正经的穿着制服,衬衫被腰带束在裤子里,正一脸严肃的对蔫头耷脑的少年说着什么,最后无奈的笑笑,拍了拍少年的脑袋转身向赵云澜走来。

         少年老大不情愿的坠在身后当一条小尾巴,沈巍抿了抿唇,扯了一把少年的衣袖开了口:“赵同学,实在不好意思……”似是不知道怎么说下去,沈巍顿了顿脸有些红。旁边的少年倒是接住了话茬

       “对不起啊兄弟,我叫沈面,我不知道你是我哥的……同学。”不知道为什么,沈面在说到同学的时候磕绊了一下,清了清嗓子才继续说下去:“我们今天就算是认识了,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尽管找我。”

        沈面的豪言壮语逗得赵云澜直乐,一笑扯着嘴角的伤疼的抽了口气。沈巍立马皱起眉,冲着沈面低斥了一句:“胡闹,道了歉就赶紧回去,5000字的检讨我晚上要查。”

         半小时后,赵云澜就坐在了校医务室里,沈巍的脸离他不过十公分的距离,正拿着药棉小心翼翼的擦拭着脸上的伤口。

        他睫毛真长啊……赵云澜看着沈巍的眼睛突然冒出了这么个想法,这双眼睛正认真的注视着自己,里头就像含了一汪水,眨眼时颤动的睫羽仿佛蝴蝶振翅,搔在了赵云澜心头最柔软的那块地方。

        当晚直到睡着之前赵云澜的脑海里还是那双温柔的眼睛。

         从那之后,赵云澜就觉得自己仿佛中了邪一般,视线时常被沈巍牵引。看他垂眸书写时的认真专注,看他回答问题时的意气风发,看他工作时的运筹帷幄,看他运动场上的热情洋溢……赵云澜觉得自己离走上痴汉的道路不远了。

        自从赵云澜下定决心要把接下来的日子里,沈巍总能在各种各样的地方偶遇赵云澜。在路边店里买早点,赵云澜就坐在靠里一桌冲他招手,说是买多了吃不完;课间抄板书还没走上讲台,赵云澜就跟装了小火箭一样窜上去把黑板擦的干干净净;沈巍在楼下打球,刚拧开水喝了两口就被赵云澜抢走毫不讲究的灌下去大半……

         但沈巍却默认了这种行为,任由赵云澜跨进了他的圈子里。

         那天沈巍忙完学生会的工作已经不早了,推开办公室的门没走两步就看见赵云澜从拐角绕出来,手机还抱着颗篮球一脸讶异的看着他,嘴里的棒棒糖还把腮帮子撑得鼓囊囊的:“沈主席还没走啊,我这儿刚打完球,顺路一块回去呗。”

         可是楼下操场至少一个小时前就安静下来,赵云澜身上的汗也早就被风干了。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是场刻意的“偶遇”,沈巍却没说什么只是扶了扶眼镜露出了一个笑容

        “好啊。对了,你稍等一下。”沈巍转身回了办公室,再回来时臂弯上挂了一件制服外套:“现在早晚天还挺凉的,你出了汗,别着凉。”

        “没事儿,我不……”冷。赵云澜话里的最后一个字硬生生被沈巍的动作堵了回去。沈巍抖了抖外套,以一个环抱的姿势把外套披在赵云澜肩上。

         赵云澜张了张嘴,捻了把袖口绣着的一个沈字嘿嘿笑了起来:“这天儿还真是有点凉啊。”

—————————————————————————————
赵云澜:我不冷!    真香!!!

818那对没羞没臊的校草与校霸(上)

     校草巍×校霸澜
       OOC属于我,糖属于他们
      校园恋爱
      自1为是小澜孩     心机巍巍以退为进
      熊孩子沈面面出没

         “老赵?老赵?赵云澜!!!”

        正沉浸在美好幻想里连孩子名叫什么都想好了的赵云澜,被吓得一个激灵从凳子上跳起来。颤颤巍巍缩在长凳一头的优等生郭长城同学,由于赵云澜这一起身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等赵云澜看清了始作俑者是大庆这个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死猫时,干脆利落地抄起郭长城的字典砸过去,被大庆灵巧地闪身躲开,还顺道把坐在地上的郭长城同学拉了起来。

         “啧啧,老赵你这是少女怀春了呀,笑的嘴都快咧到耳朵根去了。”大庆哥俩好一般搂住赵云澜的脖子:“看上哪个班的小姑娘了?用不用本帅哥给你递情书去啊?”

         “滚滚滚,就你话多,我要是想告白还用得着你去递情书?”赵云澜跟放了气似得往桌子上一趴,抓了支黑笔把课本画的面目全非:“人家哪能瞧得上我啊……”

         大庆一听这话乐了,隔着过道把自己的凳子拖过来骑上去,把脸怼到赵云澜跟前:“你不会是对那朵高岭之花动心了吧?”

        他向着讲台上的人努努嘴,赵云澜顺着看过去脸又不争气的红了。

        讲台上的人叫沈巍,龙高公认的国民男神,校草学霸,常年成绩稳坐年级第一,学生会主席,妥妥的老师手心宝。此时正捏着粉笔往黑板上抄下节课的板书。

        赵云澜长叹一口气,把视线收回到画的面目全非的课本上,悄咪咪在课本中缝的隐秘处写下了一个字体漂亮的名字”沈巍“

         然而赵云澜也是个在龙高出名的人物。官二代,来念书无非是为了混个大学上上,高一开学头一个礼拜就坐上了校霸的宝座,至今还没退位。皮相也是长得极好的,只是校霸的名头搞得小姑娘们只敢远远的围在教室门口偷看。

        上课铃叮叮当当的响了起来,大庆看着自家老大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拍了拍赵云澜的肩膀:“没事老大!不就是沈主席嘛!哥们儿们帮你追!”

         说到做到,一个名为“老赵拿下高岭之花”的讨论组迅速成立了。

你猫大爷来也:快出来快出来,帮老赵想想怎么办啊?

楚面瘫: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老赵你可离人家沈主席远点儿吧

技术宅拯救世界:我可以提供技术支持,沈主席的社交账号和家庭住址等会儿发给你@龙大纯1

蛇精娘娘:妈的死给,老娘之前真是瞎了眼

长城同学:赵…赵老大,你要不然试试多在沈主席那刷刷存在感?

龙大纯1:谢了兄弟们,成了请你们吃饭,地儿随便挑

        赵云澜若有所思的盯着手机屏半天,又抬起头看了看二排靠窗的那个背影下定了决心。

        说起来这两个人本不该有什么交集,事实也确实是这样,整整高一一年两人都没什么往来,关系仅限于不熟的同班同学这一线内。

        直到高二刚开学的一场打架斗殴事件,情况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龙高后门的斜对面就是二中,两个学校向来不对盘,明面上成绩荣誉样样都要比一比,暗地里头两个学校的“问题少年”们也没少“交流感情”

        那天赵云澜几人照例在球场上发泄完过剩的精力满头大汗的往家走,结果刚出校门就让人给堵进了后巷里。领头的那个长了张跟沈主席一模一样的脸,年纪不大中还二少年般要跟赵云澜一决雌雄。

         赵云澜一听就乐了,这都多少年前的老掉牙台词了,也就没准备搭理,谁成想刚抬腿走了没两步就被熊孩子一拳砸在了脸上。

        两边的人看着老大动了手,都跃跃欲试的往上冲,眼瞅着就要变成一场群架了,结果二中领头的熊孩子就被人拎着后脖领薅了一个踉跄。

        本来熊孩子还扑腾着要打人,然而看清了来人以后立刻就跟漏了气的皮球一般,老老实实地被拎到了角落里挨训。

         赵云澜一瞅,哟,这不是他们班大名鼎鼎的沈主席吗?还正经的穿着制服,衬衫被腰带束在裤子里掐出腰线,正一脸严肃的对蔫头耷脑的少年说着什么,最后无奈的笑笑,拍了拍少年的脑袋转身向赵云澜走来。

       少年老大不情愿的坠在身后当一条小尾巴,沈巍抿了抿唇,扯了一把少年的衣袖开了口:“赵同学,实在不好意思……”似是不知道怎么说下去,沈巍顿了顿脸有些红。旁边的少年倒是接住了话茬

“对不起啊兄弟,我叫沈面,我不知道你是我哥的……同学。”不知道为什么,沈面在说到同学的时候磕绊了一下,清了清嗓子才继续说下去:“我们今天就算是认识了,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尽管找我。”

沈面的豪言壮语逗得赵云澜直乐,一笑扯着嘴角的伤疼的抽了口气。沈巍立马皱起眉,冲着沈面低斥了一句:“胡闹,道了歉就赶紧回去,5000字的检讨我晚上要查。”

——————————————————————————————

巍巍:“道完歉了赶紧自觉点走人!别打扰我和你嫂子增进感情!”
面面:“你们谈恋爱我为什么要吃狗粮???”

澜巍向

ABO世界观

ooc预警 逆cp预警 R21预警

影帝巍巍在线营业

新手小破车

链接在评论,看赵处在线飙车

可能会出后续,比如澜澜知道真相以后的情趣play

评论是最大的动力谢谢!

来自西安的镇魂女孩打卡!
西安终于在追星上争气一次了!
居老师和bygg的颜呀!❤prprprprprprprpr

点梗

想开车,站澜巍,欢迎小伙伴们创意点梗

Suit & Tie 《一堆奶茶引发的血案》番外(上)

私设众多,OOC属于我,糖属于大家
设定两人在一起数年后
棋逢对手,你来我往

         "那条酒红色的领带和你的‘甜心’更搭!"随着这条建议一起的是迎面砸过来的枕头。
         Sean灵巧的躲过攻击拎着两条领带钻回了衣帽间,嘴上还不肯停:“嘿,宝贝儿!这可是下午三点半。你不能剥夺我说话的权利。”

         你以为这是因为谁!

         出差半个月,昨晚刚刚落地的Eduardo被折腾到凌晨才偃旗息鼓。哪怕是现在他也一根手指都不想动。可是该死的Sean.Parker从一个小时前就开始在衣帽间里折腾,把搭好的套装拆了个七零八落重新搭配,期间无数次的将Eduardo从睡梦中摇醒,就为了看看这件外套和衬衫搭配的是否完美。

         自从Eduardo和Sean在一起后,衣帽间里就专门开辟出了一个衣柜用来放置两人的西装,Eduardo钟爱Prada,Sean痴迷于TF,Sean还曾经一度把它们称作"甜心",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的Eduardo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继续埋首于财务报表中。

         然而不得不说Sean穿着西装真是该死的性感。和Eduardo这位矜贵的小少爷不同,结实健壮的躯体撑起了一身和平年代的盔甲,Sean正对着穿衣镜整理着领带,手臂弯曲布料勾勒出肌肉的线条,他还没有穿上外套,西裤包裹着的长腿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宽阔的肩膀、突起的喉结和精心打理过的胡茬,无不散发着荷尔蒙气息。

         Eduardo倚在床头吹了个响亮的口哨:"哇哦……宝贝儿你今天真是辣透了"
         套上外套的Sean整了整领口,迈步来到床边附下身给了床上的小少爷一个火辣的吻,唇齿间的战役,夹杂着低沉的呼吸和舌尖搅动出的细微水声。一吻终了,Sean看着Eduardo泛着水光的柔软唇瓣突然觉得西裤有点发紧。
         "Dudu,你要明白这是犯规的,我可从来没有什么自制力。"
         被子因为Eduardo坐直了身体漏出了大片肌肤,上面星星点点的烙着情欲的痕迹。
         “如果你想要错过这场聚会的话,或者说你十五分钟之内就能完事儿?”Eduardo挂着一副很抱歉的表情掩住了嘴“抱歉,我是不是说漏了什么?”
        “昨晚哭着要求停下的可不是我,如果你今晚也想再体验一下的话……”Sean顿了顿把放在床头柜上的手表戴好“等我回来一定会满足你的。而现在,你可以抓紧时间多睡几个小时”临走前Sean也不忘再调戏一把Eduardo,毕竟脸红的小王子看起来可口极了。

         关门声响起的时候Eduardo也起了床。

         年终的时候各种各样的社交活动总是层出不穷,在大多数情况下,不论是老爷夫人,望族新贵总是喜爱这样的场合。穿着昂贵的礼服,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之间每个人都各有考量,众人力求在三言两语之中攫取最大的利益。

         Sean.Parker除外
         Sean一直不喜欢这种目的性强烈的聚会,他更爱自由的派对,有美酒有音乐有美女,无拘无束,无法无天,这样才够Sean.Parker。
         无可抑制的Sean突然开始思念自己的小少爷,他一定适合极了这种场合。Sean陪着Eduardo参加过几次这种聚会,他看着他的小少爷端着香槟游刃有余地在人群中穿梭,无论是黄金期货汇率还是雪茄古董名画,他的Dudu都如数家珍。偶尔多喝两杯眉眼就染上了酒气,睁得大大的专注地看着他,说些甜腻的情话。

         正想到这儿,Sean的注意力突然被拉回了聚会现场。大厅的门被人推开,带来了些许屋外的风雪。有人走进来把外套脱下交给侍者,将礼物递给这场聚会的主人,立刻有熟悉的人热情的上来攀谈。
        角落里的Sean自从Eduardo进门后视线就再也移不开了,他一直觉得自己是试图推翻统治的反叛者,却被矜贵的小王子Eduardo招了安,从此定下了心性,虽然他的脑子里仍然有许多疯狂的想法,但是他已经被一根无形的线束缚在了安全范围内。

         正在和其他人攀谈的Eduardo仿佛感应到了什么,回过头来正巧对上Sean的眼睛。正在和Eduardo聊天的人也看到了Sean,纷纷了然的放行。

         Sean就站在角落里看着Eduardo一步步走过来,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了心尖儿上。

下章可能会有新手司机的第一辆小破车
衣帽间是个好地方。

一堆奶茶引发的血案(下)

Eduardo喜欢Sean
所有人都以为Eduardo和Mark是一对儿
可是谁都没想到,Eduardo心里暗自喜欢的那个人是Sean.Parker

原因说起来也很简单。
能在19岁就开发Napster的硅谷传奇自然有他独特的吸引力。
Sean的粉丝可从来都不是只有Mark。

至于Eduardo为什么“讨厌”Sean。
让我们来做个假设。
你崇拜的偶像,你一直以来所以为的人生向导。
是个第一次见面就能迟到20多分钟,跟未成年的实习生乱来的花花公子。
换你你也会崩溃的。
Eduardo知道Sean的真实属性后
三观都崩塌了。

更别说Sean并不喜欢他
或者说Eduardo被自己的偶像讨厌了。
挑衅,对呛已经是日常。
甚至和Mark一起将他推进了陷阱……

不作死就不会死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
Sean在一场酣畅淋漓的灵肉交融后知道了这一切
一头扎进浴缸里决定洗洗脑子
吓坏了本来昏昏欲睡的Eduardo

说回现在
Eduardo早就知道Sean来了新加坡
在被“视奸”的第三天……

那天是个星期日
Eduardo表示在工作一周之后他并不想出门体验年轻人的生活,在家撸撸猫看看书也挺好的。
然而"Sean"并不准备让他过一个平静的周末
"Sean"是Eduardo养的猫
Eduardo搬来的第一天就蹲在门口“喵”个不停的小野猫

而这只小可爱也跟它的名字一样喜欢搞事情
它轻巧的踢翻Eduardo放在飘窗上的咖啡,扒拉着一摞书本完美的压在咖啡渍上。
Eduardo发现时“Sean”正将硬质书皮当猫抓板用。

Eduardo.猫奴.Saverin为主子打扫完战场后,不经意的往窗外看了一眼
某位名为“度假”实为痴汉的先生就这么猝不及防的闯进了Eduardo的视线里

正在拿外卖的Sean

当晚Eduardo失眠了
坐在飘窗上看着对面那栋房子撸猫
【Sean为什么会在新加坡?】
【巧合吗?会这么巧搬到对面吗?】
【哦!天呐!要是撞见了我该打招呼吗!】
【以后我是不是要穿着整套的Prada出门倒垃圾?!】
……
发现自己思维已经飞到太平洋的Eduardo不小心薅掉了"Sean"的一撮毛

然而快半个月过去了Sean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Eduardo思考了无数种应对技巧也没派上用场。

直到有一天街口奶茶店的小姐姐敲开了他的门。

Eduardo正盯着桌上的奶茶和鲜花发呆,扔在一旁的卡片上只有一句话
【你的眼睛是我所见过最美好的事物——S.P】

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Eduardo每天都能收到不同的奶茶和鲜花,每束花里都有一句腻人的情话。
这算什么?
在观念分歧和一场伏击之后的示爱?
Eduardo很生气
虽然奶茶的口味他很喜欢,花也能找到插的地方
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Sean这个混蛋连面都不露就想把之前的一切都粉饰太平并重新开始吗?!
顺便Eduardo表示自己短时间内再也不想看见奶茶这样东西了,就算再好喝连着半个月每天不断,也会喝到反胃的。
为了心理和生理的健康,Eduardo觉得这件事应该有个结果了。

Eduardo在一天签收奶茶的时候委婉的告诉店里小姐姐
他和Sean是一对正在闹别扭的情侣,拜托小姐姐帮他们找个解除误会的机会。
谁能对着Eduardo的那双眼睛说不呢?

于是Sean在去订当天份的爱心奶茶时被小姐姐这样拜托了
"能麻烦您帮我照看一下店吗?半个小时之后锁门就可以。"

距离关店时间还有五分钟的时候Eduardo推开了店门
“麻烦菜单上有的饮品各来一份”Eduardo操着一口巴西口音的软糯腔调

所以就有了最开始的那一幕
Sean在一片狼藉的料理区动不动就小心翼翼的看一眼Eduardo
却在Eduardo望向他的时候迅速移开视线活像是一只委屈的大金毛。

但Sean.Parker毕竟是Sean.Parker
在与一干饮品搏斗败北后干脆利落的甩下小围裙走向了角落里的Eduardo
"Eduardo你听我说……”

“你为什么送我奶茶?”Eduardo打断了Sean的话

Sean愣了楞,他没想到Eduardo会问这个“因为你喜欢”
"为什么送我花?"Eduardo放下了手中长长的单据

"你走那天我说了很过分的话……我告诉Mark我会送你花……"提起之前的事Sean有些心虚地看了看Eduardo

这个答案有些出乎意料,Eduardo皱着眉思考了一会儿问出了下一个问题"为什么来新加坡,还搬到了我家对面?"

“你知道了!”Sean很惊讶“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Sean站在Eduardo面前,逆着光看不清表情,但Eduardo能感觉到Sean在纠结。

一时间室内陷入了沉默当中

“因为……”Sean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一样,他用手臂撑在藤椅两侧附下身来

“I Love you,Eduardo"

Eduardo发誓,他听见了Sean的心跳声。

接下来又是一段漫长的安静

Sean觉得自己就像是等待被处刑的犯人

"Sean…"Eduardo打破了压抑的安静"你是个混蛋,这毋庸置疑"

Sean的脊背一下子就塌了下来,收回了撑在Eduardo身边的手臂

Eduardo有点想笑,他站起身拽着Sean的衣领吻了上去。
在两人的唇瓣贴在一起时Sean听到了一句话

“虽然你是个混蛋……但是我爱你。”

Sean觉得他的哮喘好像要犯了

但是什么都无法阻止两个相爱的人吻得难舍难分。

——END——

新人拙劣的文笔到这里就结束了。赶上了情人节的尾巴,让Sean太太亲到了花朵。
应该会有番外,比如说Sean和"Sean"的争宠,SE夫夫日常之类的。
我们的口号是只吃糖不吃苦!
感谢看到这儿的各位,情人节快乐。

一堆奶茶引发的血案(上)

   ooc慎入,私设众多。
梗来自于那个coco奶茶店店员服务不好,客人怒买菜单上所有奶茶。

   "店员"Sean×真.精英Eduardo

Sean喜欢Eduardo。
什么?你说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
在没有利益对立的情况下谁会不喜欢Eduardo?
对着那双仿佛盈满了枫糖的眸子你能说出一个不字吗?
反正Sean是不能的。

所以这就是导致现在这个局面的原因了。

一家简单的奶茶店,将柜台作为一道分水岭,成就了两个世界。

里面是形容为一片狼藉也不为过的操作区。
料理台上摆满了纸杯,有老老实实站着的,有横七竖八躺着的,最惨烈的就是做了自由落体躺在地上的。椰果罐里混着红豆,炼乳瓶里和着可可粉,咖啡粉里掺进了甜甜的蜂蜜。地上被踩扁的珍珠,顺带在白色的瓷砖上留下了一个个看起来黏糊糊的脚印。
最惨烈的大概是Sean身上的那件可怜兮兮的小围裙——奶茶咖啡果茶,不管是什么都留下了点痕迹。甚至连Sean.骚包.Parker穿的衬衫也没能逃过一劫。

但不得不说,炼乳蹭在黑衬衫上的质感……还蛮独特的……

而柜台以外,就是一派岁月静好。
空间不大,摆了两张小圆桌,花瓶里插了支百合,只开了一盏暖色调的顶灯。Eduardo坐在角落里的吊篮藤椅上。
一天过后几缕不受发胶拘束的头发垂下来,脱掉了西装外套,衬衫开了两颗纽扣,整个人显得闲适又年轻。长腿有一搭没一搭的晃着藤椅,手里正拿着一张长长的票据仔细研究着。

Sean觉得自己看到了一只林中的小鹿,看到了天使,看到了他的命中注定。

如果Eduardo闭嘴的话……

“鲜榨果汁麻烦加冰。”
“红豆奶茶要半糖……你懂半糖的含义吧?”
“这杯东西是咖啡?你确定不是女巫的魔药吗?还是你下了毒?”
“奥利奥奶盖里的椰果麻烦给我换成西米……你是准备让我把西米吃到饱吗?”
……

Sean发现,他对Eduardo的认知仿佛出现了一些偏差……

一个月前

Sean.parker毅然决然的坐上了去新加坡的飞机。

做什么?

反正他说是度假,你信就行。

度假的地点不是别处,而是Eduardo家对面。

Sean.Parker先生租下了Eduardo.Saverin先生家对面的别墅。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事儿也不能怪Sean太怂,虽说他是个战绩斐然的花花公子,但是这遇上真爱可是头一次啊。更别说他还伙同Mark一起送了Eduardo 0.03%。

而且他还嘴贱,就像是小学时期的坏小子遇上了喜欢的姑娘,可着劲儿的欺负,吸引对方的注意力。
结果就是Eduardo差点揍他。

Sean委屈。

想当年他也是万花丛中过,朵朵都能撩一把,情话张口就来。

可他对上Eduardo的那双眼睛,那一汪能腻死人的星河,他就觉得哮喘要犯了,哪还能记得起那些情话套路。

Sean不服啊,这说弯就弯就算了,这对象还是从没给他好脸色过的Eduardo。
幼稚是真幼稚,就像个闹别扭的小孩,Sean事事都要和Eduardo对着干。

结果……玩脱了……

Sean搬来了半个月,连一句话都没和Eduardo说过。
每天定时定点的往窗口一趴,目送着Eduardo出门、回家。
活脱脱就像是家养的大金毛。

但是Sean.痴汉.Parker先生也不是毫无收获的,至少他在历时半个月的“观察”当中,发现了Eduardo喜欢喝街口那家店里的奶茶。

那是一个温暖的午后,街口那家安静的奶茶店迎来了一位客人。

Sean穿着TF的整套西装,小胡茬和卷发也被细细打理过,怀里抱着一束香槟玫瑰冲着柜台里昏昏欲睡的小姐姐露出了一个微笑。

骚包Sean以上线,下章应该是Eduardo视角,收奶茶收到吐的花朵蓄力中。

一堆奶茶引发的血案

         一个脑洞,来源于那个coco奶茶店店员服务不好,客人怒买菜单上所有奶茶的那个梗。
         八成会ooc,私设众多。
         "店员"Sean×真.精英Eduardo
         故事线在花朵定居新加坡后,Sean也跑到新加坡"度假"。悄咪咪的租下花朵对面的别墅,看花朵每天上班下班却怂的连声招呼都不敢打。
         但我们Sean太太还是有收获的啊,比如说他发现花朵喜欢喝街口那家店里的奶茶。
         于是我们花朵就在一日下班回家后被奶茶店的小姐姐敲开了家门。
         半个月过去了,我们可怜的花朵表示,他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奶茶这种东西了!听到都不行!
         而我们的Sean太太呢,在去订今天份的爱心奶茶时被店里的小姐姐拜托
         "能麻烦您帮我照看一下店吗?半个小时之后锁门就可以。"
          所以十分钟之后,系着围裙的Sean.怂.Parker先生与Eduardo.气.Saverin先生隔着一张柜台比谁眼睛大。
          花朵先生决定今天让某位怂的不得了先生把奶茶做个够。

立个Flag吧!今晚,最迟明晚我把正文码出来_(:з」∠)_